Untitled, 2016, 152×105 cm, Inkjet print 

Untitled, 2016, 105×137 cm, Inkjet print

Untitled, 2016, 105×122 cm, Inkjet print

  我花了几个月时间搜集日常生活中的纸箱,这些作为包装和运输商品的纸壳在完成任务后将被当做垃圾处理,渐渐地,积累的行为让这些“垃圾”渐渐占满我的空间,几乎要吞没整个工作室。
  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是,摄影到底是什么?作为以图片为主要呈现形式的艺术家,走到今天,该拍什么和如何去拍?这些想法介入到我的现实中,让我开始以搜集图像和积累实物的方式去思索和构想,就像远古先民为了生存而去猎取可以作为食物和生活材料的资源。在这组作品中,纸箱被累计成一座类似于“建筑”的装置,原始的搜集行为像洪水,而我为它建起一座可以调停水量的大坝。艺术家与艺术作品之间互相受控和互相被牵引的某种能量,最终被固定在一个特殊的时刻,当照片被拍摄的那一刻。

Untitled, 2016, 105×143 cm, Inkjet print

Untitled, 2016, 105×129 cm, Inkjet print

Untitled, 2016, 135×110 cm, Inkjet print 

Untitled, 2016, 105×136 cm, Inkjet print